[隱藏]
在家自學
首頁  >   > 在家自學  >  C-感懷篇
C-感懷篇

六、滄海一滴──略談讀經、教經的體會 

賀益德(湖南婁底師專教師)

受一些老先生的影響,又加上自己感興趣,本人從一九七九年起利用大學四年背誦了幾十篇古文和一部《唐詩三百》,三十歲以後又背誦了《大學》、《中庸》等經典;這一點皮毛的修養,使我閱讀《資治通鑑》等史籍沒有了困難,受益極大。 

隨著閱歷的增長,內省的深入,越來越覺得經史上所說的是自己的心裡話,與歷代聖賢越來越共鳴。這才悟到經典原來是人人心中所本有的東西,只是孔子、老子等聖人代替我們說了出來而已;就如好詩原來是我們心中本有的詩,只是由某一位詩人吟了出來;好歌原來是我們心中本有的歌,只是由某一位歌手唱了出來。 

經典千言萬語,核心意思是使我們擁有一個快樂的人生;所謂「不亦悅乎」、「樂以忘憂」、「樂莫大焉」……希望快樂,是一切生命的共同目標;但快樂有兩種,一種是放縱私欲的快樂,其結果是快而後痛,有如抽鴉片;另一種是克服私欲的快樂,其結果是痛而後快,有如服良藥。經典是要我們獲得服良藥式的快樂,也就是良心的快樂。 

良心是一切經典的源頭。《論語》是從孔子的良心裡流出來的,《老子》是從老子的良心裡流出來的。我們也有良心,但我們的良心往往只有在看小說、看旁人、看電影的時侯才清醒,才分得清是非、善惡、美醜;看自己的時候糊塗了,是非顛倒、善惡混淆、美醜不分、幹出無數錯事、吞食無窮苦果;這種現象叫做「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怎樣修養到「當局不迷」呢?這就必須自己把自己當成別人一樣或電影一樣來「旁觀」,就是古人所謂的「內省」。內省正確,要用經典來印證;內省錯誤,要用經典來糾正;因為經典是內省功夫達到究竟成就的人的經驗之談,「欲知山前路,須問過來人」。 

所以本人對經典充滿了信心。一九九三年開始利用課餘時間給婁底師專政史系的學生講《論語》;一九九五年政史系批准我採用《四書集注》作教材,一直使用到2002年;八年裡我系有八屆學生正正規規背誦了經典,人數約300多人。 

一九九八年元月受王財貴教授的啟發,開始教自己八歲半的女兒讀經。我嘗試過督促一個孩子課餘讀經、組織一批小朋友周末讀經、在小學帶一個班早晨下午各用十分鐘讀經等等形式,又把女兒送到北京聖陶實驗學校寄讀了一個半學期,自己一有機會也在中學、小學、幼兒園以及朋友圈內宣傳讀經。 

這樣折騰了一年半時間,1999年下學期就讓女兒休了學,與另外兩位同學在家專心讀經,兼以抄經、練書法,後來又加上讀英語、看小說。到今年整整四個年頭,中間只補習過二十天數學,並到中學上了半個學期的初一課程。 

我為什麼採用休學專修的辨法呢?一是不滿意現在的社會風氣和學校風氣;二是不滿意學校教材的膚淺、空洞乃至於虛偽;三是孩子在學校的時間太長,擠得讀經的時間寥寥無幾;四是學校的課程太多,紛心太甚,孩子疲於奔命;五是孩子所讀的經典無法和上學生活融成一體。做為一個父親,眼睜睜看著弱小的女兒揹著這麼一大堆重大隱患而日延月拖,實在是一種無比的折磨,所以就在一片反對之聲中豁出去了。 

誰知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心情,此後一個又一個父親或母親挺身而出,親教子女;其中也有人兼收親戚朋友的子女而組成了一個又一個小班;他們是黃凌舢老師、許若萱老師、胡吉欣老師、周紅艷老師、瀟童老師、童心老師、唐春燕老師、梁啟忠老師、羅虹老師、裴文群老師楊芬老師、林可盈老師、李運良老師、鄭鴻老師……加上做得早的李里老師等人,人數就更多了。由於人多,又出現了易子而教的現象。這些老師的孩子都或長或短有一個時期休學在家,主攻中文或英文經典。 

以一九七九年到今天的二十四年裡,本人經歷了自己讀經、教大學生讀經、教兒童讀經三個階段,有幾點體會供大家參考。 

一、自得其樂,方可長久。本人青少年時期接觸過幾位私塾出身的飽學之士,他們聊天時經、史、詩、文隨口而出,瀟灑自得,其樂陶陶,我就暗地裡模仿,發現一篇文章背熟後,的確很快樂;一直背下去,一直很快樂,欲罷不能。後來發現大學生背熟了文章也很快樂,小朋友背熟了文章也很快樂,而且越熟越快樂。畢業後,又把背熟的東西運用到實踐中去,佳境盡出,又跑出很多新的快樂來。所以誰也沒有勸我讀經,只是偶然嘗到了一點點讀經的快樂,就持續了二十多年,可見快樂是最大的動力。 

二、以身作則,不令而行。我自己愛讀經,也能背一點經,所以勸學生讀經的時侯,學生能聽得進去;勸女兒讀經的時侯,女兒也肯服從。我女兒剛剛休學時,有一對夫婦也把女兒送來了,我問他們:「你們放心嗎?」他們說:「正因為是你們自己的女兒休學,我們才放心;我們相信你們總不會害自己的女兒的。」這也是許多家長的共同想法。後來,我舅子、姨子都讓孩子休了學。不少其他老師的小班,好像也都是這樣形成的。 

三、在權力範圍內做事,暢行己意,盡職盡責。我孩子在學校時,我曾努力說服學校董事長、校長、班主任、任課老師推行讀經教育,尤其是勸他們辨專修班;辨周末讀經時,努力說服家長們平時督促孩子復習,以免周末上課時一句也背不出;在婁底師專未開讀經課之前,我搞了不少義務講座鼓勵大學生讀經。以上種種努力,結果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追究原因,是他們都不歸我管;如果他們不聽我的話,一點風險也沒有,所以一個都不聽。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一個領導當天下了台,他當天說話就不靈了。可是我自己讀經,系裡授權我教學生讀經,以及在家裡全權負責教幾個孩子讀經,情況就大不一樣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要達到什麼效果就達到什麼效果,只要不超出我的能力範圍;因為我有權管理自己、管理學生、管理孩子。我讓孩子休學,就是要把她從校長、班主任、任課老師的權力範圍內轉移到自己的權力範圍內。沒有這一步,我對孩子的讀經計劃根本無法實行。 

四、對有興趣的人宣傳,聽與不聽,任其自然。宣傳與教學大不一樣,教學是要對家長和孩子承擔責任的,所以必須配備相應的權和利,才能進行;宣傳是只要有人想聽就可以開始;宣傳完了別人執不執行,可以一概不管,也管不著。一個人有興趣,就向一個人宣傳;一群人有興趣,就向一群人宣傳;一個班主任有興趣,就乘便向一個班級宣傳;一個校長有興趣,就乘便向一個學校宣傳,隨緣而行,隨緣而止。在宣傳過程中,也許一萬個聽眾只有一兩個真正行動起來的,這就沒有白費力氣了。 

五、父母之愛,無堅不摧。有這麼一個故事:一家三口纜車遊山,到半途車出了故障,從空中掉下山谷。就在纜車從空中下落的這一極短時間內,父母迅速把孩子托在上面;很快纜車就撞碎在地面上,父母都摔死了,只有孩子還活著。這就是深不見底的父母之愛,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古代政府都把兒童教育的責任交給天下父母去承擔,就是藉助這一股勢不可擋的偉大力量。現在的教育卻把這一股偉大力量閑置在一邊,由托兒所、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來承擔主要或全部責任,父母們的愛無處發洩,就拼命給孩子買肯德基、麥當勞。現在美國孩子在家自學的家庭越來越多,一九九九年就達一百七十萬;這其實是我們中國老祖宗幾千年來一貫的做法;我們推廣兒童讀經,如果也像老祖宗或美國人一樣憑藉父母之愛的威力,那就無堅不摧了。本人努力於兒童讀經教育,事實上是自己的女兒引起的;不少老師推廣工作做得很深入,也都是自己的兒女引起的;只是「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就把範圍擴大了。如果「喚起父母千百萬」,讀經風氣就會自然形成;因為父母們真正懂得經典的好處後,如果自己的兒女讀不到、讀不多、讀不深,就成了他們最大的痛苦;他們會克服最大的困難、付出最大的代價讓兒女得到這麼一份最好的東西。 

要搞好兒童經典教學,第一要理解兒童,第二要理解經典。 

兒童的最大特點是善於模仿;他們的學習是不知所以然地模仿父母、模仿老師、模仿同學;所以只熱愛經典的父母和熱愛經典的老師一起營造一個學習經典的環境,孩子也就不知所以然地成就了,不必要囉囉唆唆地耳提面命;因此父母和老師的工作只有三項:1. 以身作則;2. 切斷孩子的不良影響源;3. 開發孩子的良性影響源。 

一部經典從開始讀誦到最終運用,至少有六步工作要做:一、熟讀字音;二、熟識字形;三、熟解字義(訓詁);四、通達全經義理(哲學體系);五、熟悉歷史驗證;六、學會靈活運用。所以徹底熟悉一部經典,包括字音熟、字形熟、字義熟、哲學體系熟、歷史驗證熟、靈活運用熟。能夠背誦經文,僅僅是第一步的字音熟,也就是說只完成了錄音的任務;直到每一個字都識熟了,就又完成了攝影的任務;等到每一義都通通明瞭之後,一部經的字音、字形、字義才開始組合成為一個有機體,這才算打下了基礎。孩子有了這一基礎,就可以自由閱讀、自由研究;今後的路只須向過來人問問方向,而孩子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一直走下去。所以兒童讀經的任務,是要使兒童有步驟地達到字音熟、字形熟、字義熟,也就是背熟、識熟、解熟。下面一一略加說明: 

一、背熟。一部大經,使孩子在快快樂樂、不知不覺中流利地從頭背到尾,這是我們要努力追求的教學藝術。需要做到下列幾點: 

1.有水平相近的讀經伙伴。 

2.劃分最基本的小段。小到什麼樣程度呢?如果一個小段,第一天讀三十遍可以達到不結巴,第二天讀三十遍可以達到很流利,第三天讀三十遍可以勉強背誦,第四天讀三十遍可以流利背誦,這個小段就是合適的。 

3. 預習三天,到第四再背,至少背十遍。 

4. 兩個小段背熟了,就合併成一個中段,加讀加背遍數;兩個中段背熟了,再合併成一個大段,加讀加背遍數……一直到把全經一口氣流利背完。 

5. 可以不假思索地大段背誦了,再背下去就會「油」──含混;可以進行慢背比賽、隨意抽背比賽、一人領讀眾人跟讀……加以對治。 

二、識熟。可用《三字經》、《千字文》做識字教材;背熟之後一字一字抄寫;抄寫若干遍,即默寫;又一字一字查字典、組詞(也就是把字典上該字的詞組抄下來並順便了解其意思)。有了這一樣基礎,讀其它經典的時候生字就會大大減少;剩下的生字也用同樣的辦法識熟它。還要紮實教好偏旁部首和筆順。 

三、解熟。年紀稍大,又背熟、識熟之後,講解就很容易了,要注意以下幾點: 

1. 緊扣字面,力求精確; 

2. 每一個、每一個詞、每一句話都不放過; 

3. 重點講本義,少講引申義; 

4. 老師一句一句講解,學生一句一句記錄; 

5. 學生多次向老師復講; 

6. 老師多次抽查字、詞、句、段的意思;或者講出一句白話意思讓學生恢復為文,如此反覆練習,達到文言白話可以自由轉換的程度; 

7. 有了一定的基礎後,布置一些未講的文章讓學生看注釋、查字典自學,然後到老師面前復講。 

背、認、解(訓詁)是技術性的工作,比較固定和嚴謹,所以兒童可以把握。再往下是通達全經義理、熟悉歷史驗證、學會靈活運用;這就「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了,與個人悟性的高低關係極大,也與師友的啟迪關係極大。略略說明如下: 

一、通達義理。一部經典有它的根本宗旨,也就是「一以貫之」的那個「一」;只要音、形、義熟了,不斷地回味咀嚼全部經文,根本宗旨就會漸漸清晰,這就是「以經解經」。隨著一個人悟性的高低、學養的貧富、閱歷的多寡,所見會有精粗深淺廣狹種種不同,好像橫看成嶺側成峰,然而又萬變不離其宗。諸葛亮看書「好觀其大略」,就是善於把握根本宗旨。通達大略的人會很高明,在萬變不窮的事態中能夠一下子抓到要害。 

二、熟悉歷史。歷史是古人在人生實踐中尊從經典或違背經典的種種過程的記錄,最重要的史書有《左傳》、《資治通鑑》、《二十五史》等等。讀經之後讀史,叫做「經史合參」。古人運用經典,有巧妙的活用、恰當的確用、善意的正用、遠見的深用、死板的呆用、無知的誤用、惡意的歪用、短視的淺用……用法不同,結果也不同,總而言之,越與經典的精神相應,就越成功;反之,越與經典的精神違背,就越失敗。「經史合參」,經典就不會變成空洞的教條,這是經世致用的最重要的準備工作。「經史合參」的火候到了,一個人就會很正大精明,一切妖魔鬼怪都難逃其銳利的洞鑒。 

三、靈活運用。經典來源於人類的良心;所以善學經典的人是使自己良心發現;善教經典的人是使別人良心發現。《大學》的所謂「明明德」就是「明」良心,「明明德於天下」就是使天下都「明」良心,所以良心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總機關。如果普天之下人人都說良心話、做良心事、吃良心飯,就是太平盛世到來了。 

良心是天下古今一體的,所以良心一明,就天下歸心;良心一昧,就眾叛親離;因此做人耍詭計是最大的愚蠢;真正聰明的人一定一切憑良心,因為良心最不辜負人;憑良心經商,生意一定好;憑良心辦廠,產品一定俏;憑良心寫作,文章一定棒;憑良心教學,效果一定佳……。 

救世先求己,救己先救心。讓我們都好好修養自己的良心吧,只要自己動念說話、做事都是良心的流露,用不著我們去說教,別人早就感動了;而感動別人才是真正的救世。 

2003年8月13日寫畢

客服信箱:gsr@gsr.org.tw    |   電話:02-2945-5232   |   傳真:02-2944-9589   |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自立路99巷18號1樓
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c) gsr.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