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
讀經教育
首頁  >    >  讀經通訊
第101期(2020年4月出刊)
第100期(2020年1月出刊)
第99期(2019年10月出刊)
第98期(2019年07月出刊)
第97期(2019年04月出刊)
第96期(2019年01月出刊)
第95期(2018年10月出刊)
第94期(2018年07月出刊)
第93期(2018年04月出刊)
第92期(2018年01月出刊)
第91期(2017年10月出刊)
第90期(2017年07月出刊)
第89期(2017年04月出刊)
第88期(2017年01月出刊)
第87期(2016年10月出刊)
第86期(2016年07月出刊)
第85期(2016年04月出刊)
第84期(2016年01月出刊)
第83期(2015年10月出刊)
第82期(2015年07月出刊)
第81期(2015年04月出刊)
第80期(2015年01月出刊)
第79期(2014年10月出刊)
第78期(2014年07月出刊)
第77期(2014年04月出刊)
第76期(2014年01月出刊)
第75期(2013年10月出刊)
第74期(2013年07月出刊)
第73期(2013年04月出刊)
第72期(2013年01月出刊)
第71期(2012年10月出刊)
第70期(2012年07月出刊)
第69期(2012年04月出刊)
第68期(2012年01月出刊)
第67期(2011年10月出刊)
第66期(2010年07月出刊)
第65期(2010年04月出刊)
第64期(2010年01月出刊)
第63期(2009年10月出刊)
第62期(2009年07月出刊)
第61期(2009年04月出刊)
第60期(2009年01月出刊)
讀經通訊
 
緣起~
  
      「讀經通訊」是為參與推廣讀經活動的人開闢一公共園地,以交換推廣或教學心得的一份刊物, 
這刊物之出版發行是由「社會讀經推廣中心」支持的。
  吾人所推廣的「讀經」理念,包含三個重點:
  從教材方面說:就是讀「最有價值的書」
  從教法方面說:就是「先求熟讀,慢慢自懂」
  從教學對象說:則以兒童為主
  教材重要而現成,教法簡單而有效,又正好配合兒童的心靈發展而施教。所以從一開始,吾人即
相信這種教育活動是具有深遠意義,而且又很容易推廣開的。
  我個人思考此問題已二十五年,在家庭做小規模實驗也已十年,從理論與實際兩面證實其可行.兩年前才正式在社會上「推廣」這樣的「讀經」教育,期望激起風氣,普遍施行,而這一年來,由於卯鯉山文教基金會及宗教哲學研究杜華山書院所贊助成立的「讀經風氣推廣中心」的配合,使得推廣工作更形順利。目前的「推廣」工作,最主要的辦法是用講演的方式宣說觀念,並鼓勵有心人士開班教學。這兩年來,據我記憶所及,大大小小,有四、五十場演講,聽講者約三四千人,而整個台澎地區,現在大約有兩百班,合計兩千餘位小朋友正接受「讀經」的教育.而且此風氣已有日益擴大之效應,於是有議發行「通訊」,以互通音訊、相互觀摩、相互勉勵。
  在此通訊發刊之時,吾人願鄭重宣說幾個基本觀念:
文化自覺.理性會通
  一、人類理性本自相同,唯各民族之開發各有特色。雖各有特色,而不礙其可以相通.一個有理性之自覺者,知同一理性之展現必有不同之面貌。故面對不同文化之多采,不但不慌亂,反而將因其豐盛而欣悅。一個有理性之自信者,知不同之文化皆一理性所成就。故雖一族不能齊備,一時不可兼得,不但不自棄,反而有會而通之之大願。民國五四以來,中國知識份子面對西方文化,難免顯得有些慌亂而自棄。吾人以為此種心態,非一個具有理性自覺的知識份子之所當有。若有之,則非天下家國之福,亦非世界人類之福。
  二、理性之自覺不易,須由文化以教養之。各種文化雖皆足以教養理性,但最方便的是各民族先以其自己的文化傳統以教養之,養之有所自覺後,乃能遍觀其他文化而有以嘆賞學習並消化之。吾人深信西方人有其文化傳統,可以教養人之理性。同時,吾人亦相信吾族有吾族之文化傳統,可以教養人之理性。但因我生於此土,故首先以學中國文化為便,況且吾人之學中國文化,不只是為了開發自己,同時也為了提供我族文化以饗予世界。如同西方人先學其文化,然後提供其文化給予於我一樣。故中國人而不學中國文化,理性將很難有正常的開發。如此,則不只對不起自己祖先,也對不起整個世界。所以如果吾人繼續仿效民國五四以來知識份子之所為,唾棄自己的文化,不但得罪於自己的祖先,必將永遠得不到世界上其他民族的尊重。
浸潤古文.湧身千載
  三、學習自我文化的捷徑,當然是讀自我文化中的書籍。而我國傳統中的書籍文字大體是文言文,自古文言文之創立,使中國文字表達,有一定的格式,雖在三千年後的讀書人,讀三千年前的書,猶如目前,這是保障中國文化傳統所以長久不絕的最大因素。文言文不止無須廢,其實已不容廢,所以學習中國文化第一步,就是學會讀文言文,以上下三千年而不隔。民國五四以來的知識份子消滅古文,即等於消滅中國讀書種子。八十餘年來,已過了三代,這三代人幾乎都被這一觀念所犧牲了。現在不管老、中、青,大體都不能讀古文,於自家文化一無所知,在世界抬不起頭來,我們實不可也不願再犧牲下一代。
  四、文言文難學嗎?白話文好學嗎?其實白話文也不見得好學,文言文也不見得難學,學習語文的唯一妙方.就是「多接觸」,「多熟悉」。古人五、六歲「入學便也讀文言文,經過三五年,便一輩子可讀可寫文言文,甚至比現代學白話文還顯得容易。並非文言文真容易學,而是古人教學之方法比較有效的緣故。古人教學所以比較有效,有兩個原因,第一:古人所用以教學的書籍,是經過選擇的最有價值的書。即所謂「經典」,讀熟了「經典」之作,其他的書,自不在話下。第二:古人注重背誦教學。「背誦」是「多接觸」「多熟悉」的落實教法,而且「記憶」力的發展是兒童成長的標幟,「背誦」是兒童的專長。有現在足夠的「記憶」才有他日豐富多變的理解;有兒童深刻的「死背」才有成年源源不絕的活用。不給兒童背誦,等於浪費他的時光,遏止他的成長。民國五四以來的知識份子以「食古」來嘲笑經典教育,以「填鴨」來譏諷背誦學法,是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偏見。須知文化教育不同於知識教育,語文學習不同於科學學習。須「食古」處宜「食古」;應「填鴨」時就「填鴨」。此方是教育之正途。
立足經典.開拓襟懷
  五,所謂「經典」,如儒家之四書、五經,道家之老子、莊子,文學之騷、賦、詩、詞,佛學之重要經論等。或全背、或選讀,一個民族數千年歷史文化之存留,只不過幾部而已,以古人所遺之記載並以吾人數年實驗所證實,一個小孩,每日花二十至三十分鐘,讀經一年有高中國文程度,讀經二年有大學國文程度,讀經三年有中文系國文程度。欲讀完以上全部經典,快者只要四、五年,慢者也不過七、八年。其中有語文能力之訓練,其中有人格智慧之培育,其中有歷史文化之涵養,三事一次完成。而一生之學問基礎自此建立,論教育功效之大,未有甚於此者。明末儒者陸桴亭(陸世儀)云
  「凡人有記性,有悟性。自十五歲以前,物欲未染,知識未開,多記性,少悟性;十五、六歲後,知識既開,物欲既染,則多悟性,少記性。故凡所當讀書,皆當自十五歲前,使之熟讀。」凡為人父師者,此意不可輕易錯過。
  六,基於「經典教育」嚮往全幅理性開發之本性,「讀經」的教學者須知:
  第一:「讀經」,雖以經典為主,並不排斥閱讀其他書籍;以現在讀經班兒童的表現,可知自讀經後,有助於其廣泛的閱讀興趣。
  第二:「讀經」,雖以古文為主,並不排斥白話文。並且相信由於古文能力的增強,而有助於其白話文的鑑賞與寫作。
  第三:「讀經」,雖以中國文化為主,並不排斥西方文化。並期待由於理性的開發,而更有能力去吸收西方文化。
  第四:「讀經」,雖以記憶為主,並不排斥理解。並且希望由於心靈中有了深沉的醞釀,而有助於其思想的縝密。
鼓舞風氣.靈根再植
  七、自民國元年廢止「讀經」以來,八十餘年間,吾人並未見中國人因此而更有理性,中國社會因此而更有文化。吾人期望「讀經」風氣的恢復,有助於改善此一因局。如果大陸要在其經濟發展中而亦有文化教養的配合,則「讀經」教育應是最方便而有效的選擇。如果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吾人亦希望不是給世界帶來野蠻殘害,而是給世界帶來理性和平。如此,也須自全中國「讀經」教育的推廣奠其根基。所以希望「讀經」工作的推廣,及早自台灣開始,走向大陸,走向海外,即希望在最短期間內,達到「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人讀經」的目標。則兒童幸甚,民族幸甚,世界人類幸甚!
  八、「讀經」教育的教材是可以穿插並行前後互調的,總之以「最有價值」者為先就是。「讀經」的教法是可以或嚴或鬆或快或慢的,總之以「熟讀熟背」就是。至於教者如何引導學生的與趣提高教學的成果,則是人人在實踐中自會有所體會有所改進。而且風氣愈開,讀者愈多,則排斥愈少,教學愈易。而「讀經通訊」的發行,主要的目的即在提供多人的經驗以相觀摩。並且期望由此大力倡起風氣,以形成社會共識,漸漸成為一種文化制度,則許多教學上的問題將不解而解。
  以上八項,略舉其要,前程實遠,問題尚多,凡對「讀經」教育有興趣者、有心得者、有意見者。希望可以透過「讀經通訊」而交流而共勉,並希望「讀經通訊」對參與推廣和實際教學的人有所協助,而大家便是提供協助的來源,願大家共同愛護此一屬於大家的園地。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十二月三日
 兒童讀古文--家長的話 
周玲惠家長.龍安國小
  古代中國兒童的起蒙教育是背誦三字經,千字文等,近代在西方文明衝擊、科技掛帥之下,古文被認為是落伍,阻礙了中國科技的發展,因此古文一度被打入冷宮,中國文字的優美,文化的偉大不再受重視。但這幾年,看到世界第一的東洋日本,保存中國文化不遺餘力,於是有幼稚園規定每天要背誦中國唐詩,對啟發中國文化的有心之士,想到古文儒家之學仍是我們的國寶,也開始大力推展兒童讀唐詩及古文的風氣。醫學上也證明兒童時期的理解力雖然不夠,但記憶力最佳,利用兒時的記憶力,多背誦古文將受益終身
  很幸運,我們住的這棟大樓,有一位師大畢業的國中國文老師蔡媽媽,在看到報上報導「兒童讀經班」的設置,也熱心的招集同棟大樓的鄰居,義務教導國小至國中的孩子讀古文,而家有小孩參與的媽媽們則協助影印資料,並輪流準備一些點心,鼓勵這些孩子們。
  孩子每週兩次,在做完功課後,九點半就興沖沖地到蔡媽媽家,由蔡媽媽稍作解釋,就帶領小孩大聲朗誦,然後再抽背前一天指定應背誦之處。一年下來,孩子背了不少的古文,包括論語、孟子、唐詩、宋詞、詩經、古文觀止的文章,圍爐夜話等,甚至也念了佛教的心經、大悲咒、金剛經和一些現代雋永的文章和詩歌。一些年紀較小的孩子,雖然有時不能完全了解詩文的內涵,但大抵都能會意,也能琅琅上口的背誦,有時作文也會運用其中的佳句。古文的研讀是無止境的,只要這個班仍存在,假以時日,我相信這幾個得天時地利人和的孩子,必將有傑出的表現,或將領略中國文字的優美而受惠終生
  從報章上看到交通部長劉兆玄,在就讀台大時就曾和兄弟們合寫武俠小說賺取費用。亦長發現某些知名的科學家,文筆相當犀利,文學素養不亞於文字工作者。當時就十分羨慕這些允文允武,左手寫文章,右手寫科學的才子。據了解,這些人的幼年,幾乎都是家長或老師在文學上,嚴厲地規定背誦古文,在日後證明他們的父母是對的,古代中國兒童背誦經書也是對的。
  也許有些家長以為我的小孩將來要習理工,也不寄望他們文武全才,不必讀古文,那就錯了。外子任教於台大,常嘆現在有些研究生寫不好一篇論文,最重要的癥結在於國學能力低落,大專聯考只重片段的記憶和大量採用電腦計分。因此未來的世界要能高人一等或和別人平起平坐,不論是學理工或學文學法商,語文的表達能力、組織能力都是必要的,語文表達能力愈好,愈容易嶄露頭角。
  因此在此國小學童紛紛利用幼時可塑性高,提倡學英文之際,家長們是否反思應提早讓孩子多背誦古文,使孩子們悠遊於中國文字哲理之奧妙,同時國小的國語教育是否也應多重視古文詩詞的啟迪?
 台北在讀經--耕耘與收穫 
 
雙溪國小四年級
莊鴻宇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以前,在私塾裡常可聽到小孩子琅琅背誦的讀書聲,現在也可以,就在讀經班。
  在讀經班,王老師教我們所讀的經書有:四書、老子、唐詩及歷代鴻儒經典文章。我從書中學到的不只是會背經書,我們可以將書中的為人處事,待人接物的道理,用於日常生活中。如經書裡:「兄友弟恭,長幼有序」。也可以是修身養性的寶典,如:「夫子溫、良、恭、儉、讓」,更可以是將來立大功業的基石。我覺得王老師很神,有如「千里眼,順風耳」。因為在考試時,如果有學生不認真,老師只要一瞄,就知道誰混水摸魚,等到背完,就將他「表揚」出來。
  我從兩歲就開始讀經,但真正上讀經班只有一年,讀經使我作文能力進步,能看文言文的古書,如:「三國志」、「三國演義」、「七俠五義」、「東周列國誌」……等等,這些古文版書閱讀起來比兒童版的書更充實、有趣,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我們按老師教的方法誦經一定可以成功。子曰:「學而不厭,誨人不倦」,這在說一個人要勤學,老師也說要不厭其煩的讀經。
  讀經讓我知道到了「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和「種瓜得爪,種豆得豆」。因為讀經使我國語程度提高了,更養成讀書習慣,就不要為了分數而上補習班,補、補、補!
客服信箱:qqdujin@gmail.com    |   電話:02-2945-5232   |   傳真:02-2944-9589   |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自立路99巷18號1樓
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 圖文版權所有